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田径全国锦标赛落幕:战绩不佳挺正常,体能测试很魔幻

发布日期:2020-09-27 03:51   来源:未知   阅读:

男子跳远赛场成了为数不多的例外,分获冠亚军的王嘉男与黄常洲分别跳出8米36及8米33,创造了2020赛季世界排名前二的成绩。在长期未亮相正式比赛的情况下,这样的成绩更显珍贵,只可惜他们的表现在本届赛事并不具备代表性??在男子百米大战中出发不久就感到身体僵硬与头脑发懵的湖北选手吴智强、被教练指出“状态还不如上半年”的女子撑杆跳名将李玲才是多数选手的常态。更何况,纵使王嘉男的成绩已足够优秀,但能成为本赛季世界最好成绩,多少也得益于全球范围内多数田径赛事停办的现实。翻看2019赛季男子跳远世界最佳成绩就不难发现,8米36称得上一流,但无法跻身赛季前五。如果说本届赛事还有其他亮点,或许也仅有以13秒24这一本赛季亚洲最好成绩夺得男子110米栏冠军的谢文骏,不过即便是谢文骏本人也认为,这一成绩未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

上周五于绍兴落幕的全国田径锦标赛,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举办的首场全国性田径赛事,也是年内唯一的一场。这是一届承载着独特使命的全锦赛,遗憾的是,低气压所造成的闷热与潮湿几乎覆盖了全部四个比赛日,让本就久疏战阵的选手们更为不适。

“体能大比武”制造魔幻景象

据统计,本次赛事中共有16位拥有正式比赛资格的选手,在成绩足以晋级决赛的情况下因体能分过低而止步预赛,而在不设预赛的项目中则有五位未能通过体能测试的选手,以“测试运动员”的身份交出了足以跻身前三但最终不列入名次的成绩。

这种不适感直接体现在了成绩之上:向来不擅长雨战的中国跳高“一哥”王宇连续三次挑战2米24失败,无奈屈居第二;去年三破亚洲纪录的标枪名将吕会会以65米70无缘夺冠,而赛前教练组的预估是“她至少也能66米”;在国内男子百米界仅次于苏炳添、谢震业两大巨头的许周政甚至险些连决赛也无法晋级,10秒50的决赛成绩远低于其正常水平。不过,考虑到最终夺冠的谢震业也不过只跑出10秒31,在迷失的众多选手之中,许周政的成绩并未显得太过离谱,而他本人对此的解释也成了多数运动员在本届赛事的真实写照,“我一直在尝试,就是找不到节奏”。

体能测试不仅是全锦赛的参赛门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专项成绩,成为在判断选手能否晋级决赛时被优先考虑的标准。以男子100米为例,16名选手按预赛成绩排序,前十名暂时保留晋级决赛的希望,但需按体能测试的成绩再度排序,取体测前八晋级。在第二次排序的过程中,只有当选手的体能测试成绩相同时,才会按照其预赛的专项成绩区分排名先后。许周政得以晋级决赛,正得益于这一颇受争议的全新赛制??他的百米预赛成绩在16位选手中恰好“卡”在第十,因体能测试排名靠前,他在竞争中挤掉了并列第十的国家队队友梁劲生以及预赛成绩更出色的黄永炼与石雨豪。而女子中长跑名将王春雨则是反例,即便她在女子400米预赛成绩高居第二,体能排名仅列第九的她仍无缘决赛。

在女子跳远赛场,河南老将许小令跳出6米63的佳绩,将其余竞争者远远甩在身后,但最终站上最高领奖台的却是成绩仅为6米48的四川选手郭思佳。由于未能在体能测试中位列前12,许小令其实并无参赛资格,只是中国田协与赛事组委会出于让选手通过比赛找状态等因素的考虑,给予其“测试选手”的别身份,自然也无法参与名次争夺。

除了参赛选手的状态之外,全锦赛的另一话题则是首度引入体能测试作为准入门槛。尽管苏炳添与女子铅球名将巩立姣因未通过“体能大比武”而无缘本届赛事最终被证实只是谣言,但确实有不少比赛的结果因此改变。

关于体能测试的是非功过,如今或许还无法给出客观、准确的评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让这场本就有重大意义的全国锦标赛显得更为魔幻与特别。

在这一全年仅有的大赛平台上,对于那些未能如愿发挥的选手而言,感到遗憾甚至失落再自然不过。然而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而言,这其实也并非坏事。“每场比赛都是积累经验,每场比赛都在寻找不足。”本次比赛前,王宇已在北京的一场小型赛事中小试身手,对于此番的低迷表现,他看得很开,“争取把最佳状态放在明年”。在长期无赛可比的无奈现实下,成绩下滑才更符合竞技体育的常态,这并不意味着运动员疏于训练或训练效果不佳,因为训练和比赛从来都相辅相成。更重要的是,在奥运延期一年的情况下,目前显然不是展现最佳状态的好时机,正如吕会会的主管教练吕钢所言,“在奥运会前,所有训练和比赛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储备能力”。

奥运会前,一切都是蓄力